人人网络收藏夹

www.zq-rencaiwang.com 欢迎您,免费注册网页分类意见反馈联系站长收藏本站
 
首页 文章收藏 我的网站 添加新网站 收藏夹 网络推广
信息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文章收藏

曼弗雷德:为什么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

本站:人人收藏夹 时间:2016/2/24 16:02:21 浏览数:3836

中国有句俗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为什么有情人能够终成眷属呢?今天我们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那么,影响人们选择伴侣的因素是什么?是什么让两个人互相吸引?吸引力到底是什么?我们来看看曼弗雷德在《性、金钱、幸福与死亡》是怎么分析的。



进化心理学和伴侣选择



通常,选择伴侣是需要信心的,有些执行官把它描述成他们所做过的最勇敢、最冒险、最不切实际的事情。尽管信息不足,他们还是要大胆做出决定。当两个人结成伴侣时,通常都有各自一厢情愿的想法。当我们坠入爱河,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我们能翻越高山,我们能跨过火海,我们无所不能。这就是爱情的错觉效应。旁观者可能搞不清楚状况,但恋爱中的当事人似乎能看到旁观者看不到的东西(或者看不到旁观者能够看到的东西),他们进入了一个只有彼此的世界。恋爱中的两个人,呈现出矛盾的一面:双方都充满想象力,同时又十分盲目。

“爱是盲目的”,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恋爱中的双方彼此互相吸引。为什么会有一见钟情之类的事情?有时,我们看着某些恋爱中的人儿,会疑惑他们在彼此的眼中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通常没有答案。某个男人眼中的笨女人,可能是另外一个男人眼中的好妻子。

用“洛伦兹效应”(Lorenz Effect)解释伴侣选择是非常有趣的。康拉德·洛伦兹(Konrad Lorenz)是个进化学家,他做过许多早期印刻效应(early imprinting)的研究。洛伦兹用家禽做研究对象,描述了新孵出来的小鸡是如何迅速与母鸡或者母鸡替代物建立强烈的依恋关系的,也描述了新孵出来的小鹅是如何把他当成鹅妈妈的,因为小鹅第一个接触到的是他,而不是鹅妈妈。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无论他走到哪里,小鹅就跟到哪里。我们在人类身上是否也能观察到类似的模式?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也许印刻效应就是为什么“爱是盲目的”这一烦人问题的答案。它能够解释“来电”、“一见钟情”:看到某个人,我们会下意识地想起某个家人(通常是我们的父母)的面孔,意识到这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人。

除了“洛伦兹效应”以外,还有很多因素影响到伴侣选择。人类的繁殖周期相对漫长——怀孕期很长,出生后,还有漫长的抚养期(实际上,人类出生得过早了,因为其大脑相对较大而产道相对较窄)。结果,男人和女人在挑选配偶时就很挑剔,男人希望女人看起来最有生殖潜力以帮助自己延续基因,女人则希望男人最有经济实力以帮助自己抚养后代。进化心理学家指出,基因契合、身体契合,甚至情感契合,对男女双方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正如我前面说过的那样,男人、女人天生对性有不同的要求。有人曾说过,女人需要理由才肯做爱,而男人只要有地方就可以。男人把性当作目的本身,因为性让人感觉如此美好。当然,性也会让女人感觉美好,但是女人往往需要更多,在性之外,她们还需要亲密和亲近。对进化心理学家来说,其中的理由是不言而喻的。容易兴奋——只需看一眼裸体女人——对男人有利,因为有助于其基因繁殖;而容易兴奋对女人不利,因为这会打乱她们谨慎选择配偶的策略。

我原先说过,怀孕让女人变得非常脆弱,她们需要可靠的伴侣来帮助她们度过怀孕期、生产期,并帮助自己抚养孩子。数千年以来,女人一直在寻找既专一又具有维持长期关系实力的男人。就像电影明星麦·韦斯特所说的那样:“男人容易到手,但是难以留住。”

那么我们的选择标准是什么?不足为奇的是,男人和女人都在乎外表。身体吸引力很重要,所谓身体吸引力是指——身体要健康,无论从外表上看还是从智力上看,都有很强的优生潜力。男人和女人都同样关注身材,男人希望女人有着沙漏身材、低腰臀比,这些意味着女人有很强的生育能力。女人则青睐男人的V型身材(或者说倒三角身材),即有着运动员般的体格——这样的男人狩猎能力更强。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男人像孔雀开屏一样,喜欢在战场上或者运动场上表现自己的英勇(意味着他们具有成为猎人的潜力)。女人喜欢高个子的男人,而男人喜欢比自己矮的女人。男人和女人都喜欢体重正常或者稍微偏瘦的人。一般说来,人们认为极端的体形没有吸引力。

增强外表吸引力只是女人的武器之一,女人还知道扮柔弱可以激起异性的保护欲。麦·韦斯特——一个丝毫都不柔弱的女子——曾经讽刺说:“聪明只有藏起来,才能成为资质。”在求偶游戏中,不要表现得太聪明以免给对方造成威胁,对女人来说是上策。歌手兼演员桃莉·巴顿(Dolly Parton)也有同感:“所有有关金发美女没头脑的笑话都不会让我生气,因为我知道我有头脑,而且我也知道我不是金发美女。”认为金发美女无脑也许是个过于呆板、刻薄的印象,但是无脑的金发美女确实更有异性缘。喜剧演员格罗克·马克思(Groucho Marx)说过:“女人应该风骚点,而不可太聪明。”这话可能有些露骨,但他却道出了事实。许多女人仍然受到以下谚语的困扰:“我思考,所以我单身。”

外貌只是求偶游戏的一面。对女人来说,男人的社会地位、物质财富以及供养能力(表现出多大的野心、有多勤奋)也是影响伴侣选择的重要因素。女人一直在寻找有钱途的男人。在远古时代,女人希望与有着很强狩猎能力的男人结合,这样做可以得到很多好处,包括安全保障、物质资源等等,自己和孩子的生存几率就更大。今天,很多男人强烈认为这一模式仍然在发挥作用。根据讽刺诗作家帕特里克·欧洛克(Patrick ORourke)的说法:“有很多机械装置可以增强人(尤其是女人) 的性趣,其中位于首位的就是敞篷的奔驰380SL老款著名跑车。——编者注。”对物质条件的关注也能解释为什么女人通常选择比自己年长的男性——年龄越大意味着收入越高。相比之下,男人喜欢比自己年轻的女人,不仅因为年轻的女人生育能力更强,而且因为他们可以拿年轻的女人作为地位象征,在其他男人面前炫耀。

但是,男人具有很强的供养能力还不够,还需要具备其他优秀品质,比如可靠性、情感稳重、浪漫、富有同情心,以及善良。女人在选择伴侣时,非常看重对方是否善良,因为善良意味着把伴侣的需要放在自己的需要之前,而且更重要的是,善良意味着对孩子也很好。对孩子越好的男人,其侵犯性越小——考虑到侵犯性是男人殴打妻子的重要原因,善良可谓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特质。

忠诚也是两性关系成功的主要因素。对女人来说,忠诚意味着将性资源留给一个伴侣享用;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忠诚意味着只延续一个伴侣的基因。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男人痛恨妻子的淫荡——他们想要确保妻子所生的孩子是自己的。这也有助于解释男性的嫉妒心理,男人甚至会因为嫉妒杀人。另外,性嫉妒的适应功能在于——尽管看起来可能具有破坏作用——就是阻止背叛、确保父权,嫉妒心强的男性更可能传递自己的基因。另一方面,嫉妒心强的女性,也就是成功赶走其他女人的女性,可以受到更好的保护、获得更多的资源。



寻找相近之人



仅仅从进化心理学角度解释伴侣选择可能显得有些单薄,而且看不出多少心理学的影子。在伴侣选择这个话题上,心理治疗师以及精神分析师会说些什么呢?对于人们为什么选择彼此,他们又会给出什么解释呢?我们能辨别伴侣选择的不同模式吗?

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我们倾向于寻找与自己接近的人,或者是接近“理想自我”(ideal self)的人。我们期望能在对方身上找到自己所缺少的东西,也期望能给对方他/她所没有的东西。更复杂的是,我们可能潜意识地将被自己否认的那部分自我投射到对方身上,同时潜意识地内化对方投射到我们身上的、被对方所否定的那部分自我。当然,这些看法很多都是虚构的。如果我们彻头彻尾地了解对方,那么我们就不能“爱”了。爱需要保持一点神秘感,这样方便对方成为我们投射性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的对象。

投射性认同是个人际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一部分自我被投射到别人身上。个体把自己无法接受的情感、冲动或者想法错误地归结到他人身上,以应对情绪冲突或者内外界压力。但是和简单投射不一样的是,在投射性认同中,投射者强迫投射对象按照他/她的投射去思考、感受或者行动。也就是,伴侣中的一方A实际上在另一方B身上,诱导出B原本没有的、在A看来是错误的想法、感受或者行为,于是就很难说清到底是谁先对谁做了什么了。投射对象然后对所投射的想法、感受或者行为进行加工和转化,使它可以被投射者重新内化(重新体验并理解)。这一过程创造出一种境界:自我与他人之间的边界,或者自我与他人的定义变得模糊。投射性认同可以拉近投射者与投射对象的身体距离此处疑原文有误,应该是“心理距离”。——译者注。通过这种人际之舞,伴侣双方可以利用彼此,“修复”各自童年时期体验到的创伤。

为了阐明这一点,我可以讲一个来访者的故事。这个来访者告诉我,她的父亲是个酒鬼,而且性情很残暴,小时候,她经常被父亲的酒后失控吓得胆战心惊。她还记得父亲发酒疯时殴打母亲的情形,那个时候,她非常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迫切希望赶快长大,离开这个家。讽刺的是,长大后,她似乎重蹈了母亲的覆辙,嫁给了一个同样残暴的男人。从她的讲述中,我推断出,她选择了一个性格很像自己父亲的伴侣,并把父亲身上(或者她自己身上)她所不喜欢的东西投射到伴侣身上。她的伴侣内化了这些性格——潜意识地——并且按照这些性格行事,让两人的关系雪上加霜。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选择伴侣时,之所以选择了和父亲类似的人,是想解开她童年时期打下的痛苦心结。从心理动力学的角度来看,这个女人挑选这样的丈夫是为了治疗自己童年时期所受的创伤。

有个老掉牙的笑话是这么说的:婚姻就是让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变成一个人,当他们试图决定变成哪个人的时候,麻烦就开始了。伴侣之间存在两种无意识的契约,一种是神经质的,一种是发展的。在第一种情况下,伴侣双方无意识地共享一些东西——正如前面的例子中所描述的那样——通过投射性认同来共同应对焦虑。伴侣的一方为了应对情绪冲突或者内外界压力,把自己无法接受的情感、冲动或者想法传递给另外一方;另外一方不是真的去处理这些情绪冲突和内外界压力,而是把这些情感、冲动或者想法当作自己真实的一部分接受下来。结果,双方都陷入一种神经质状态。

任何两个连接紧密的人,都有把各自的想法和观念——不一定总是建设性的——传递给对方的危险,这种交互作用会迅速变成感应性精神病(folie à deux),即伴侣中的一方所表达的妄想观念被另一方吸收和复制,因为后者拼命想要相信前者——那个让后者投入了很多并且让后者依赖的人。“当然你是对的,亲爱的;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亲爱的”是支持型配偶(supportive spouse)的常见反应,另外一方则把这个反应当作对自己妄想观念的肯定,于是更加坚定这些观念了。

有时,我们会发现某对夫妇的关系模式复制了其父母的关系模式。这样的夫妇似乎进入了一张神经质的网,陷入了同样的关系模式,重复着某种强迫症。他们不想这样,却又无力摆脱。

在发展契约下:双方会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各自被否认的那部分自我,并且希望双方能够更好地整合。伴侣关系成为个人成长的一个机会。双方都不想重复过去的错误,不愿重蹈父母的覆辙。想要一个全新开始的愿望决定了伴侣选择。



成为“假想”之人



心理学家海伦·多伊奇(Helen Deutsch)首次提出“假想人格”(as-if personality)概念。具有“假想”人格的个体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不真实,让人摸不清其真实想法。尽管具有“假想”人格的人从表面上看似肤浅,但是他们与周围的人之间的关系似乎都很正常。然而,这些人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他们的自我是虚假的,他们的情感几乎没有深度。有人也许会说:“实际上,他们确实很肤浅。”每次听这种人讲话,我都有一种感觉,觉得他们就是电影中的人物,无法控制自己所演电影的剧情。他们把自己看作木偶,被无形的绳子操纵着。有时,他们自己都觉得虚伪,觉得自己是骗子,担心很快被人识破。

我所接触到的具有“假想”人格的人当中,女人多于男人。这种女人往往沉迷于短暂、时髦的恋情。怎么说呢?如果她们和画家恋爱,那么她们就只谈论艺术;当她们再去和商人恋爱,那么她们会对股票市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当她们和商人分手之后找了一个外科医生,她们突然又对一切与医学有关的东西感兴趣。这一模式可以不断延续。我的一个来访者这样描述她的生活:“老实说,我不是按照我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我自己的需要似乎完全被排在了第二位。我怎么工作、怎么思考、怎么打扮,甚至我有哪些嗜好,这些似乎总是由我生活中的男人决定。我猜我一定有看他们脸色的天分,这让他们感觉良好。我知道怎样取悦他们,他们要什么,我就给什么。但是,有时我会感到窒息,好像自己完全没有自由。”

不过至少,这个女人还没有对自己完全失去掌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意识到这样演戏不会让自己和伴侣之间的关系维持多久,因为感情的双方应该是平等的。她想做些什么,她想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要不是她想改变,那她就具有“假想”人格了。她就像肥皂剧里的女主角,过于依赖身边的男人,拱手让出决策权,让关系完全失衡。她陷入演戏的生活,无法自拔。尽管伴侣感兴趣的东西她不一定真的感兴趣,但是她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以取悦伴侣。

除了“假想”人格因素外,男女不平等也是女性表现出“假想”行为、陷入泥沼的原因。女人在经济上依赖男人,是女人容易在两性关系中展现虚假自我的一个解释。跳起婚恋这场双人舞时,她们开始混淆自己与伴侣的自我。这些女人有意无意地希望:把自己的自我绑在伴侣的自我上,可以补偿她们的无权感(sense of powerlessness)、自我疏离感(self-alienation)以及内心分裂感(inner division)。她们幻想:通过这样做,她们可以获得权力、变得重要。为了实现这一点,她们把自己的理想自我投射到伴侣身上,让伴侣成为某种英雄。有时,她们过于依赖伴侣以至于她们不能告诉伴侣自己想去哪里吃什么,也不能决定自己穿什么、做什么。她们没有稳定的自我感,无法活出真正的自己,只能过空虚的生活,羞于把精力投入到个人成长以及自我实现当中。追根溯源,这种行为的原因在于早期母子关系——早期母子关系存在缺陷,不利于真正的个体化。

太多女人想成为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她们不在乎失去自我,她们看任何事情都是从自己男人的角度去看,重申自己男人的观点,而不表达自己的任何看法。通过这种方式,她们成为依附于自己男人的大孩子,希望伴侣能为两人承担一切。她们退回到婴幼儿时期,像孩子依赖父母一样依赖自己的伴侣。在这个原始画面中,性还是存在的,不过其功用就是唤醒与他人融合的古老记忆。对某些人来说,性甚至还能抹去自我的边界,将分离不同个体之间的界限模糊化。



“总有一天,我的王子会出现”



沃尔特·迪士尼的电影《白雪公主》的结尾,英俊的王子骑着白马(必不可少的道具)来到公主身旁,用一个神奇的吻唤醒了受到诅咒的公主,然后带她离开了过去的一切苦难——包括她邪恶的继母、劳碌的生活、在森林里迷路后照顾七个小矮人的日子——暗示着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们会吗?

小时候,我们都在入睡之前听过这个精彩的童话故事。它让我们萌生了这样一个想法:只要我们足够虔诚,总有一天,命运女神会眷顾我们,让我们梦想成真。然而,尽管大多数童话故事都以“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尾,但是主角通常都来自一个破碎的家庭。童话故事通常以喜剧结尾,但是以悲剧开头:父亲或者母亲去世了,要么病重,要么失踪;通常有个恶毒的继父或者继母,男主角或者女主角受到极其残忍或者不公平的对待。然后,爱情降临,两个人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不管他们以前的生活是多么悲惨。

建立在罗曼蒂克式爱情基础上的伴侣关系是个不错的概念,但是只要我们把神话般的理想人物形象投射到伴侣身上,并且要求他们像童话故事所讲的那样——让我们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那么我们就决不会把他们仅仅当作人类去真正地爱。自恋型客体选择(narcissistic object choice)当然会走向幻灭,并把我们带入非常原始的领地。从象征意义上说,这种选择基于古老的向往感。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把这种关系看作企图回到个体发展的共生阶段(symbiotic stage),在共生阶段,孩子的自我还未分化出来,它和母亲之间的界限还很模糊。但是,人类发展的目标就是摆脱原始欲望。执著于此只会导致失望。

也许最好不要寻找“如意郎君”;也许应该学会认可“不错郎君”或者“够格郎君”,并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通过联体结对来沉迷于倒退的儿童状态,或者逃避对孤独的恐惧,只能导致灾难。只有两个人都愿意也都能够保持自我,他们之间的关系才能运行。有效的伴侣关系需要健全的人格,以应对任何关系都会经历的风风雨雨。浪漫固然是个好东西,但是伴侣关系需要超越浪漫的想象。稳定的关系需要双方不仅看到彼此积极的一面,还要看到彼此消极的一面,并且接纳彼此的缺陷和弱点。毕竟,正是不完美让我们成其为人。罗曼蒂克式的爱情能够永驻当然很好,但是,毕竟大家都是凡夫俗子,要食人间烟火,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伴侣们不该指望互相依赖,也不该回到联体结对的状态。乐于发现对方与自己不一样的地方,学会处理两人之间的不同之处,才能构筑良好的伴侣关系。健康的伴侣关系意味着最大限度地帮助对方成长到为自己负责的自主个体,不互相纠缠或陷入某种感应性精神病状态,不逃避生活。

  • 麦珂丽沙2014夏季新款韩版潮
  • 美女_微频道<
  • 海量PP记述妹子HK两日一夜“
  • 韩版小清新休闲女装撞色雪纺衫X
  • 橙色课桌第二季 有美女
  • 夏装新款棉亚麻料中长款修身小西
  • 歌瑞丝芬 2014新款春装韩版
  • 重庆妹子!第四期强势来袭!男人
  • 女款短袖紧身黑色打底衫女士纯棉
  • 哥弟2014新款春季大码女装
  • 夏装修身短袖t恤女士空白体恤韩
  • 春装新款背心女款 韩版百搭小背
  • 2014春装新款上衣绣花女士T
  • 天气升温重庆街头美女清凉出动
  • JK FASHION 春季新款
  • 维依恋小西装女外套新款韩版修身
  • 九妃钰尔蕾丝打底衫女长袖201
  • 小西装修身长袖女外套拼接撞色小
  • 韩版女夜店性感OL气质修身包臀
  • 针织蕾丝OL连衣裙大码修身长袖
 
Copyright 2007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03781号-1
人人网络收藏夹 版权所有